<var id="zd57z"><strike id="zd57z"></strike></var>
<var id="zd57z"></var>
<cite id="zd57z"></cite>
<var id="zd57z"></var>
<ins id="zd57z"><video id="zd57z"><thead id="zd57z"></thead></video></ins><var id="zd57z"><strike id="zd57z"></strike></var>
<cite id="zd57z"><video id="zd57z"><thead id="zd57z"></thead></video></cite><var id="zd57z"></var>
<cite id="zd57z"></cite>
<var id="zd57z"><video id="zd57z"></video></var>
<cite id="zd57z"><span id="zd57z"></span></cite>
<var id="zd57z"><video id="zd57z"></video></var>
<cite id="zd57z"><video id="zd57z"></video></cite>

南粵法治報告會

專家網絡訪談
問題一:這次憲法修改的時代背景是什么,我國近年來法治建設有些什么樣的特點?
  這其實是兩個問題,一個是憲法修改的時代背景,十九大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黨章,但是我認為從十八大開始我們就進入了新時代,這就是一個大的背景。第二個方面,兩個奮斗目標,我們要將黨章確定的對九千多萬黨員的指導思想,要把它轉化為國家的意志,轉化為對13.8億全中國人民都有約束力的憲法作為根本法的一種制度的保障,這也是為中華民族崛起和偉大復興提供長期的憲法的保障。
      我們說三個時代,第一個30年是以毛澤東思想為指導制定了“五四憲法”,解決了我們站起來的問題,指引我們前進30年,進入了新紀元。以鄧小平理論為指導,制定了“八二憲法”,指引我們30年,帶領我們富起來。我們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引,進入了新時代。我們面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這樣一個新時代,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黨章,然后轉化為憲法,這是一個背景。
問題二:“憲法的生命在于實施,憲法的權威也在于實施”,在您看來,我國的憲法實施有什么特點?
  我們憲法的實施特點主要是政治實施和法治實施,西方很多國家就不存在政治實施,更多的是法治實施,甚至主要是司法實施,比如很多國家有憲法法院,直接由法院判決,判決出來它就有一個指引。我們國家首先一個很顯著的特點就是政治實施,憲法修改以后會全社會進行廣泛的政治動員,黨中央、國務院就全面地部署動員,要學習貫徹憲法,整個社會要養成尊憲守法的良好氛圍,我作為全國人大代表、律師協會會長,我今天上午跟廣東省法學會和廣東省總工會舉辦憲法宣講活動,這已經是第29講,7個月的時間,憲法宣講的受眾已達32000多人,全國很多地方、政府、社會各方面,都在進行憲法的學習,這就是由于黨中央、國務院的政治動員,這是我們非常行之有效的一個做法,所以我們的憲法實施相對于很多國家來說有一個政治動員和政治實施的過程。
問題三:增強憲法意識,要抓住領導干部這個“關鍵少數”,在這個過程中如何發揮黨政主要負責人的關鍵作用?
  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很大一個衡量標志就是——我們的目標是2035年要基本建成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2050年要全面建成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所以是三個層面,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某種意義上來說要建成法治政府和法治社會,那么我們的國家才可能是一個法治國家,這是一種辯證關系。你要建成一個法治社會,我覺得前提先要建成法治政府,這是非常重要的,我們說科學立法、嚴格執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其實全民守法前面可以加“政府尊法”,法治政府的建成是非常重要的。
      在這個背景下,法治政府的推進,十八屆四中全會以后,我們能夠看到黨中央、國務院是以一種時不我待的精神在推進全面依法治國,特別是司法改革,這幾年來真的是做成了很多過去想做而做不成的事情,短短幾年,我以一個律師、一個律師協會會長的身份來觀察的話,我們有多少司法改革,可以說比起建國以來所有的司法改革加起來都要多得多,并且取得了很好的成效,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司法改革的效能一定會進一步呈現出來。
問題四:黨的十九大進一步提出,加強憲法實施和監督,推進合憲性審查工作,維護憲法權威。您覺得我們現在應該如何加強憲法實施,推進合憲性審查工作?
  合憲性審查分為主動審查和被動審查,憲法里規定得非常清楚。主動審查,根據憲法規定,一個是叫批準審查,《憲法》第116條規定自治區的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要報全國人大常委會批準后才能生效。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報請批準的自治區的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的合憲性必然要進行審查,而這一審查的任務具體是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憲法法律委員會去行使。第二是叫備案審查,《憲法》第116條規定自治州、自治縣的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報省或自治區的人大常委會批準后生效,但同時還要報全國人大常委會來備案。
      無論是批準審查還是備案審查,都是屬于主動審查,當然還有被動的審查,就是所謂經請求來啟動該審查。經請求啟動審查按照《立法法》第99條法規備案審查工作程序第7條及司法解釋備案審查工作的程序的規定,有權請求全國人大常委會、憲法和法律委員會來啟動合憲性審查主要有這么幾類主體,有權提出啟動合憲性審查程序要求的主體“國務院、中央軍事委員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和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的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認為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同憲法或者法律相抵觸的,可以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書面提出進行審查的要求,由常務委員會工作機構分送有關的專門委員會進行審查”,這當然就是指憲法和法律委員會來審查,所以大家會看到能夠有這樣的主體是有限的,不是所有的部門都能提出。

訪談預告訪談預告

2018年11月5日上午,“百名法學家百場報告會”省總工會專場暨南粵法治報告會第五十六講在廣州舉辦。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律師協會會長,廣東勝倫律師事務所主任肖勝方應邀作主題為“學習憲法及修正案,加強憲法實施及監督”的專題輔導報告。敬請關注訪談內容!

問題征集問題征集

您是第999999位訪問者

主辦:廣東省法學會   協辦:南方新聞網

本網站由廣東省法學會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備案號:粵ICP備14021469號-1

主辦:廣東省法學會協辦:南方新聞網

備案號:粵ICP備14021469號-1

六合彩历史记录
<var id="zd57z"><strike id="zd57z"></strike></var>
<var id="zd57z"></var>
<cite id="zd57z"></cite>
<var id="zd57z"></var>
<ins id="zd57z"><video id="zd57z"><thead id="zd57z"></thead></video></ins><var id="zd57z"><strike id="zd57z"></strike></var>
<cite id="zd57z"><video id="zd57z"><thead id="zd57z"></thead></video></cite><var id="zd57z"></var>
<cite id="zd57z"></cite>
<var id="zd57z"><video id="zd57z"></video></var>
<cite id="zd57z"><span id="zd57z"></span></cite>
<var id="zd57z"><video id="zd57z"></video></var>
<cite id="zd57z"><video id="zd57z"></video></cite>
<var id="zd57z"><strike id="zd57z"></strike></var>
<var id="zd57z"></var>
<cite id="zd57z"></cite>
<var id="zd57z"></var>
<ins id="zd57z"><video id="zd57z"><thead id="zd57z"></thead></video></ins><var id="zd57z"><strike id="zd57z"></strike></var>
<cite id="zd57z"><video id="zd57z"><thead id="zd57z"></thead></video></cite><var id="zd57z"></var>
<cite id="zd57z"></cite>
<var id="zd57z"><video id="zd57z"></video></var>
<cite id="zd57z"><span id="zd57z"></span></cite>
<var id="zd57z"><video id="zd57z"></video></var>
<cite id="zd57z"><video id="zd57z"></video></cite>